搜索
查看: 2645|回復: 12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 小議:劉備託孤--為何曰李嚴(未完品)

[復制鏈接]
2018-10-7 18:07:04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本帖最后由 寧泊子 于 2018-11-8 13:18 編輯

這篇文寫了3年,目前碼了近4千字,就欠個結尾,無奈懶病纏身,幾年下來,竟然還沒把它完成...所以把第一段先放上來,算是逼自己了結此事...


小議:劉備託孤--為何曰李嚴

章武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半生戎馬的劉備在永安宮病逝。在這位梟雄的最後歲月裡,伴隨著他的,除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敗所帶來的身心交困外,還有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自己身後的安排。

也許是自知來日無多,時不我與。奔波半生,幾經辛苦,在人生最後二十年才建立的帝國,若不妥為安排,實在是死不瞑目。老對手曹操雖然早於自己先逝,但與曹魏的敵對關係卻絲毫沒有減輕;曹丕還正式篡漢,兩方成了不共載天的深仇。與孫權的戰事,雖然暫時和解,但偷襲荊州的舊創及夷陵之敗的新傷,皆未撫平......

外憂未靖,內亂又來,宿敵還沒來趁火打劫,自己尚未踏進鬼門關,後園卻已率先起火......在蜀中,漢嘉太守黃元第一個反叛,進兵攻燒臨邛城;在南中,越嶲夷酋高定更遣軍圍新道縣,諸郡亦蠢蠢欲動,一片風雨欲來之勢。

面臨這個內外交困的環境,三個兒子中最年長的太子劉禪才十七歲,是否能夠處理實屬疑問。在國無長君必定會成為現實的情況下,把幼主託孤於重臣成為劉備當時唯一的選擇。而且獲得託付的人選,還必須要有實力和材幹,足以應付這樣一個艱困的局面。最後獲選為託孤重臣的,是丞相諸葛亮與剛成為尚書令的前犍為太守,輔漢將軍李嚴。

作為託孤首輔,諸葛亮自得「三顧草盧」出仕以來,一直是劉備的帷幄之臣。無論政治、軍事、外郊、人事,以至陰計陽謀,無一缺席。劉備稱帝後,更被策封為丞相、錄尚書事,假節。在張飛被殺後,又兼領了彈射百僚的職位﹣司隸校尉。在劉備的帝國內,早就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託孤的首選,捨他其誰?

作為第二人選的李嚴,劉備選擇他的理由,除了問劉備外,別無更好答案。但因為後來李嚴與諸葛亮的權爭,引發不少揣測;故為文探求一下劉備託孤--為何曰李嚴。

可堪之選

但凡是權力的爭奪,其中少不了爾虞我詐與陰謀詭計。要接近權力中樞,或是成為其中一員,必須要得到信任與認同,始能成為其中的命運共同體。

由於劉備預期自己行將就木,權力中樞將產生徹底的變異,法定的必然繼任人過於年少,深恐難以肩負重任。故此,他必須尋找適合的人選去支撐失去自己的那個權力核心,然而他可以選擇的人選卻非常有限。

在劉備稱帝後,除諸葛亮外,最接近他這個權力核心的,就是他所委派的公卿與諸軍頭,及一眾侍中、尚書等近密之臣。但經過夷陵之敗,在劉備人生最後的歲月裡,他這個權力中樞卻急速凋零。

首先在軍頭方面,久隨劉備南征北討的車騎將軍張飛,在征吳之前就被部下暗殺;常懷危懼的驃騎將軍馬超,則先於章武二年病逝;被委以南方之任的庲降都督、安遠將軍兼朱提太守鄧方,亦活不過章武二年;新寵鎮北將軍黃權,因夷陵之敗,歸蜀無路而投降曹魏;軍中的另兩個新貴,馮習、張南,則在夷陵戰死。蜀漢軍隊的領頭人物,竟是一時皆盡。

餘下較有地位的,僅有督漢中、鎮北將軍領漢中太守魏延;督江州、翊軍將軍趙雲;關中都督、護軍、討逆將軍吳懿三人。

其中魏延的官位最高,地位最重,是劉備提拔的軍中新一代顯要。但魏延被破格升任為督漢中時,軍中的反應是「一軍盡驚」,顯然他在軍中的威望還有限,就更不用說理政、治民、睦邊等等......要讓他進入權力核心,似乎還須以時日。

趙雲在劉備幕中,地位似乎一直較次,雖然他的資歷深遠,足以經常提出與劉備相反的意見。但劉備看來並不欣賞,在即王位及登基之時,趙雲都沒有得到升賞。劉備征吳,他更因反對出征而被留督江州,這次任命是明褒實貶,因為被劉備譽為「一身是膽」的將領,卻只能留守後方。

吳懿是降將、又是外戚,是既親且貴;而且還是夷陵敗後僅餘的三個都督之一,但他遙領關中,無論是名望還是實力,都是敬陪末座。

劉備所任的公卿,可考的有司徒許靖、太常賴恭、光祿勳黃柱、少府王謀、大鴻臚何宗,還有一個沒有留下姓名的太尉。

太尉此職,是否為劉備所設,還不明朗。縱使真有其人,但既居三公之位,卻名不見經傳。可見其人在蜀漢朝廷的地位應該不高,充其量不過是個陪襯花瓶。太尉與光祿勳本係武臣系統,但黃柱當上光祿勳靠的是荊楚宿士的身份,顯然不是武人,則這個太尉的人選,當類似黃柱。

許靖名滿天下,但劉備卻鄙其為人,若非當年法正的建言,幾至不得任用。後來雖然當上三公,生命卻走到盡頭,在章武二年八月悄然死去,比劉備還要早上半年多。其餘諸卿,賴恭是荊楚宿士得進;王謀因有容止操行見升;何宗因學名儒而獲賞;也是明顯的名士花瓶,想要他們擔起當時內外交困的大環境,實在令人疑慮。

近密之臣見於史載的有尚書令劉巴,侍中馬良、廖立。劉巴與劉備是歡喜怨家,幾經週節才效力於劉備麾下,而且迅速展現材幹,為蜀漢的經濟及法治作出過重要的貢獻。但這個多才的劉巴亦只能活到章武二年...。馬氏五常中被譽最良的馬良,則死在夷陵之戰中。南州士之冠冕的廖立,雖然一直在劉備身邊,卻沒有得到主子青眼,這可能與他先前臨陣脫逃有關。

無論公卿、行伍,還是近密,可資劉備託孤的,除諸葛亮外竟是絕無僅有!
劉備若要尋找託孤的第二人選,只能把視線放得更開、更闊。

李嚴之能

劉備的帝國,論位高權重,除中央大員及諸都督外,就要數諸郡太守。他們雖然掌握一郡軍政,但對中央的帷幄之謀,能夠發揮的影響則較少。在劉備稱帝期間,帝國內的各郡太守,留下行蹟的並不多。而在夷陵之敗前後,有比較突出表現,又被記載下來的,只有二位:巴西太守閻芝與犍為太守李嚴。

閻芝在劉備兵敗後,緊急調發諸縣兵五千人,遣馬忠送往給軍,為東路白帝的守備及劉備心靈的撫慰發揮過作用。在危難關頭,能夠雪中送炭,劉備一般都會銘感於心。但這個閻芝卻從此消聲匿跡,再見到他的名字時,就是他過世的記錄。

李嚴的記載就較多,他對時勢的走向及對權力的觸覺,向來都相當敏銳。在投降劉備之前,曾先後在劉表及劉璋手下當過縣級官員,俱有能名。後來劉璋臨危授命,署任他為護軍,率軍抵抗劉備;他卻倒戈相向,率眾向劉備投降。賣掉劉璋為李嚴帶來豐厚回報,成都平定後,他獲得益州精華地區「三蜀」之一的犍為郡太守一職,並晉級為興業將軍,成為封彊大吏。

作為一個無甚名聲的降將,李嚴被迅速提拔,除了出任太守外,還被委以製定蜀漢法典—蜀科的任務。跟他同辦此事的,是諸葛亮、法正、劉巴、伊籍四人,盡皆劉備近密之臣。

而他在劉璋處得到的軍隊,劉備似乎沒有完全加以收編,有相當一部份成了他的個人部曲或是撥歸為犍為的郡兵。當建安二十三年,劉備正與曹操爭奪漢中之時。前門的猛虎未退,後門卻有豺狼進來;蜀中馬秦、高勝起事於廣漢郡郪縣,兵鋒指向李嚴郡境的資中縣,部眾達數萬人。由於劉備全軍在漢中與曹操對峙,若處理不當,這頭豺狼足以成為劉備的腹心之疾。李嚴在處理這件事上,充份顯露了自己的材幹與能力。在不另發兵的情況下,以郡士五千人就把亂事平定。更能越郡境,解救被圍的新道縣。李嚴能有這樣的軍事實力,可能就是賣掉劉璋所得的一部份好處。

亂事平定之後,馬秦、高勝餘眾的下場是悉復民籍,又再次成為編戶齊民,他們落籍的地方,史無明載,最大的可能就是犍為。因為遷移及安置大量流亡人口,當以便捷為宜。戶口就是實力,當時李嚴治下的犍為,可能是蜀中最為殷實之地。

李嚴還有一樣較少為人提及的事蹟—參與劉備的造王運動。但凡帝王登基踐阼,必有祥瑞相應;不是嘉禾生、就是甘露降。在曹丕代漢之際,更是「黃龍數見,鳳皇仍翔」、「奇獸神物,眾瑞並出」。這類天降瑞應,是野心家登位愚民的必然手段。在今天看來,自然知道是人為騙局,或覺荒謬可笑,但在當時卻是必須的行為。

劉備登極,唯一的瑞應就是「黃龍見武陽赤水,九日乃去」。而當時祥瑞出現之地,正是李嚴管轄下的犍為郡治武陽,則李嚴身與其事,無論那是主動創造還是被動利用,都是理所自然之事。對於李嚴的造王,無論劉備知情與否,李嚴頭上都要記上一功,因為那是唯一的「上天嘉佑」。

未酬之功

諸葛亮在勸劉備登基的建言中,引用了耿純的名言「天下英雄喁喁,冀有所望。如不從議者,士大夫各歸求主,無為從公也。」這基本上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蜀漢群臣,希望劉備登極以達致封妻蔭子的願望。

建安二十五年,魏王曹丕受漢禪,改封漢帝為山陽公。消息傳到蜀中,卻變成漢帝被弒,劉備還為其發哀。其中劉備是否有操弄漢帝的死訊,以達至他的個人政治野心,於今難考。但此事卻可印証諸葛亮的說詞,蜀中群士,有相當部份確是「冀有所望」,他們一直都在等待這個機會。

劉備登極,群臣各有升賞,使劉備「下定決心」的諸葛亮成為丞相,許靖成為司徒,馬超、張飛等皆有遷升,但直接製造「黃龍見」祥瑞的李嚴,官位爵祿卻是聞風不動,謹止得到進號輔漢將軍。這明顯是個奇怪情況,從「黃龍見」的另一主事者﹣﹣陰化的遭遇,即可證明。

由於陰化的記載有限,只知道「黃龍見」發生時,他是武陽令(註),曾在鄧芝出使東吳之前,當過使者,被吳主孫權留下「不盡」的評價。陰化出使東吳的時間,當在「黃龍見」之後。而歷任使吳使者,不是劉備的幕僚屬吏,就是左右之臣。在劉備稱帝前,出使東吳的計有左將軍掾馬良,左將軍從事中郎伊籍;劉備稱帝後,因為「襲荊州」及其後猇亭之敗的變故,蜀吳關係處於最低谷時,出使東吳的宗瑋,是劉備身邊掌顧問應對的太中大夫。那麼陰化能得到使吳的任務,即代表他由一介縣長吏,搖身一變而成為劉備左右使喚的心腹之人。

陰化因為「黃龍見」這一祥瑞,可說是飛黃騰達。那麼作為陰化的直屬上司,犍為太守李嚴,在這件事情上的貢獻,應該要如何酬報呢?與陰化的待遇兩相對比,就知道劉備確實還欠了李嚴一個未酬之功。終於,劉備在他人生最後的歲月裡,找到了犒賞之道。

(待續)
回復 舉報
2018-10-26 09:55:13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以當時蜀的危局,沒有搞內斗或平衡的政治權謀余地,我認為全權委托于諸葛是唯一的選擇。

選擇李嚴個人以為是作為備胎,防的也許是由于身體健康或者疾病或者其他意外導致諸葛不能理事出現的權力真空。

這個“備胎”的選擇,其一是在諸葛掌權的情況下沒有干擾諸葛的能力,所以外戚宿將之類的不能考慮,其次是要有相當的軍政才能,再其次要比諸葛年輕,在以上的前提下,選擇應該不會很多吧。
回復 舉報
2018-10-26 23:29:55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本帖最后由 寧泊子 于 2018-10-26 23:45 編輯
搗漿糊 發表于 2018-10-26 09:55
以當時蜀的危局,沒有搞內斗或平衡的政治權謀余地,我認為全權委托于諸葛是唯一的選擇。

選擇李嚴個人以為 ...


更新了一段
不過我的觀察與搗兄的想法不同

另外,文中本來是有加註的,目前暫且刪去


可堪之選

但凡是權力的爭奪,其中少不了爾虞我詐與陰謀詭計。要接近權力中樞,或是成為其中一員,必須要得到信任與認同,始能成為其中的命運共同體。

由於劉備預期自己行將就木,權力中樞將產生徹底的變異,法定的必然繼任人過於年少,深恐難以肩負重任。故此,他必須尋找適合的人選去支撐失去自己的那個權力核心,然而他可以選擇的人選卻非常有限。

在劉備稱帝後,除諸葛亮外,最接近他這個權力核心的,就是他所委派的公卿與諸軍頭,及一眾侍中、尚書等近密之臣。但經過夷陵之敗,在劉備人生最後的歲月裡,他這個權力中樞卻急速凋零。

首先在軍頭方面,久隨劉備南征北討的車騎將軍張飛,在征吳之前就被部下暗殺;常懷危懼的驃騎將軍馬超,則先於章武二年病逝;被委以南方之任的庲降都督、安遠將軍兼朱提太守鄧方,亦活不過章武二年;新寵鎮北將軍黃權,因夷陵之敗,歸蜀無路而投降曹魏;軍中的另兩個新貴,馮習、張南,則在夷陵戰死。蜀漢軍隊的領頭人物,竟是一時皆盡。

餘下較有地位的,僅有督漢中、鎮北將軍領漢中太守魏延;督江州、翊軍將軍趙雲;關中都督、護軍、討逆將軍吳懿三人。

其中魏延的官位最高,地位最重,是劉備提拔的軍中新一代顯要。但魏延被破格升任為督漢中時,軍中的反應是「一軍盡驚」,顯然他在軍中的威望還有限,就更不用說理政、治民、睦邊等等......要讓他進入權力核心,似乎還須以時日。

趙雲在劉備幕中,地位似乎一直較次,雖然他的資歷深遠,足以經常提出與劉備相反的意見。但劉備看來並不欣賞,在即王位及登基之時,趙雲都沒有得到升賞。劉備征吳,他更因反對出征而被留督江州,這次任命是明褒實貶,因為被劉備譽為「一身是膽」的將領,卻只能留守後方。

吳懿是降將、又是外戚,是既親且貴;而且還是夷陵敗後僅餘的三個都督之一,但他遙領關中,無論是名望還是實力,都是敬陪末座。

劉備所任的公卿,可考的有司徒許靖、太常賴恭、光祿勳黃柱、少府王謀、大鴻臚何宗,還有一個沒有留下姓名的太尉。

太尉此職,是否為劉備所設,還不明朗。縱使真有其人,但既居三公之位,卻名不見經傳。可見其人在蜀漢朝廷的地位應該不高,充其量不過是個陪襯花瓶。太尉與光祿勳本係武臣系統,但黃柱當上光祿勳靠的是荊楚宿士的身份,顯然不是武人,則這個太尉的人選,當類似黃柱。

許靖名滿天下,但劉備卻鄙其為人,若非當年法正的建言,幾至不得任用。後來雖然當上三公,生命卻走到盡頭,在章武二年八月悄然死去,比劉備還要早上半年多。其餘諸卿,賴恭是荊楚宿士得進;王謀因有容止操行見升;何宗因學名儒而獲賞;也是明顯的名士花瓶,想要他們擔起當時內外交困的大環境,實在令人疑慮。

近密之臣見於史載的有尚書令劉巴,侍中馬良、廖立。劉巴與劉備是歡喜怨家,幾經週節才效力於劉備麾下,而且迅速展現材幹,為蜀漢的經濟及法治作出過重要的貢獻。但這個多才的劉巴亦只能活到章武二年...。馬氏五常中被譽最良的馬良,則死在夷陵之戰中。南州士之冠冕的廖立,雖然一直在劉備身邊,卻沒有得到主子青眼,這可能與他先前臨陣脫逃有關。

無論公卿、行伍,還是近密,可資劉備託孤的,除諸葛亮外竟是絕無僅有!
劉備若要尋找託孤的第二人選,只能把視線放得更開、更闊。
回復 舉報
2018-10-27 13:38:48

主題

好友

1020

積分

太守

寧泊子 發表于 2018-10-26 23:29
更新了一段
不過我的觀察與搗兄的想法不同

已經寫出有近四千字,現在發出的只有一半。文章的重點是李嚴,這部分還沒有發出,所以無法評論。不過我同意搗漿糊先生的意見:“我認為全權委托于諸葛是唯一的選擇。”
回復 舉報
2018-10-30 08:22:00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頗有點不同意見,不過還是等更完之后再請寧督指教。
回復 舉報
2018-10-30 16:50:23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本帖最后由 寧泊子 于 2018-10-30 16:51 編輯
搗漿糊 發表于 2018-10-30 08:22
頗有點不同意見,不過還是等更完之后再請寧督指教。


現在寫了四個段落,停了在第五段,預計全文六段完結,六段綜合,就是我認為「劉備託孤--為何曰李嚴」
現貼第三段

李嚴之能

劉備的帝國,論位高權重,除中央大員及諸都督外,就要數諸郡太守。他們雖然掌握一郡軍政,但對中央的帷幄之謀,能夠發揮的影響則較少。在劉備稱帝期間,帝國內的各郡太守,留下行蹟的並不多。而在夷陵之敗前後,有比較突出表現,又被記載下來的,只有二位:巴西太守閻芝與犍為太守李嚴。

閻芝在劉備兵敗後,緊急調發諸縣兵五千人,遣馬忠送往給軍,為東路白帝的守備及劉備心靈的撫慰發揮過作用。在危難關頭,能夠雪中送炭,劉備一般都會銘感於心。但這個閻芝卻從此消聲匿跡,再見到他的名字時,就是他過世的記錄。

李嚴的記載就較多,他對時勢的走向及對權力的觸覺,向來都相當敏銳。在投降劉備之前,曾先後在劉表及劉璋手下當過縣級官員,俱有能名。後來劉璋臨危授命,署任他為護軍,率軍抵抗劉備;他卻倒戈相向,率眾向劉備投降。賣掉劉璋為李嚴帶來豐厚回報,成都平定後,他獲得益州精華地區「三蜀」之一的犍為郡太守一職,並晉級為興業將軍,成為封彊大吏。

作為一個無甚名聲的降將,李嚴被迅速提拔,除了出任太守外,還被委以製定蜀漢法典—蜀科的任務。跟他同辦此事的,是諸葛亮、法正、劉巴、伊籍四人,盡皆劉備近密之臣。

而他在劉璋處得到的軍隊,劉備似乎沒有完全加以收編,有相當一部份成了他的個人部曲或是撥歸為犍為的郡兵。當建安二十三年,劉備正與曹操爭奪漢中之時。前門的猛虎未退,後門卻有豺狼進來;蜀中馬秦、高勝起事於廣漢郡郪縣,兵鋒指向李嚴郡境的資中縣,部眾達數萬人。由於劉備全軍在漢中與曹操對峙,若處理不當,這頭豺狼足以成為劉備的腹心之疾。李嚴在處理這件事上,充份顯露了自己的材幹與能力。在不另發兵的情況下,以郡士五千人就把亂事平定。更能越郡境,解救被圍的新道縣。李嚴能有這樣的軍事實力,可能就是賣掉劉璋所得的一部份好處。

亂事平定之後,馬秦、高勝餘眾的下場是悉復民籍,又再次成為編戶齊民,他們落籍的地方,史無明載,最大的可能就是犍為。因為遷移及安置大量流亡人口,當以便捷為宜。戶口就是實力,當時李嚴治下的犍為,可能是蜀中最為殷實之地。

李嚴還有一樣較少為人提及的事蹟—參與劉備的造王運動。但凡帝王登基踐阼,必有祥瑞相應;不是嘉禾生、就是甘露降。在曹丕代漢之際,更是「黃龍數見,鳳皇仍翔」、「奇獸神物,眾瑞並出」。這類天降瑞應,是野心家登位愚民的必然手段。在今天看來,自然知道是人為騙局,或覺荒謬可笑,但在當時卻是必須的行為。

劉備登極,唯一的瑞應就是「黃龍見武陽赤水,九日乃去」。而當時祥瑞出現之地,正是李嚴管轄下的犍為郡治武陽,則李嚴身與其事,無論那是主動創造還是被動利用,都是理所自然之事。對於李嚴的造王,無論劉備知情與否,李嚴頭上都要記上一功,因為那是唯一的「上天嘉佑」。
回復 舉報
2018-11-8 13:17:37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未酬之功

諸葛亮在勸劉備登基的建言中,引用了耿純的名言「天下英雄喁喁,冀有所望。如不從議者,士大夫各歸求主,無為從公也。」這基本上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蜀漢群臣,希望劉備登極以達致封妻蔭子的願望。

建安二十五年,魏王曹丕受漢禪,改封漢帝為山陽公。消息傳到蜀中,卻變成漢帝被弒,劉備還為其發哀。其中劉備是否有操弄漢帝的死訊,以達至他的個人政治野心,於今難考。但此事卻可印証諸葛亮的說詞,蜀中群士,有相當部份確是「冀有所望」,他們一直都在等待這個機會。

劉備登極,群臣各有升賞,使劉備「下定決心」的諸葛亮成為丞相,許靖成為司徒,馬超、張飛等皆有遷升,但直接製造「黃龍見」祥瑞的李嚴,官位爵祿卻是聞風不動,謹止得到進號輔漢將軍。這明顯是個奇怪情況,從「黃龍見」的另一主事者﹣﹣陰化的遭遇,即可證明。

由於陰化的記載有限,只知道「黃龍見」發生時,他是武陽令,曾在鄧芝出使東吳之前,當過使者,被吳主孫權留下「不盡」的評價(註)。陰化出使東吳的時間,當在「黃龍見」之後。而歷任使吳使者,不是劉備的幕僚屬吏,就是左右之臣。在劉備稱帝前,出使東吳的計有左將軍掾馬良,左將軍從事中郎伊籍;劉備稱帝後,因為「襲荊州」及其後猇亭之敗的變故,蜀吳關係處於最低谷時,出使東吳的宗瑋,是劉備身邊掌顧問應對的太中大夫。那麼陰化能得到使吳的任務,即代表他由一介縣長吏,搖身一變而成為劉備左右使喚的心腹之人。

陰化因為「黃龍見」這一祥瑞,可說是飛黃騰達。那麼作為陰化的直屬上司,犍為太守李嚴,在這件事情上的貢獻,應該要如何酬報呢?與陰化的待遇兩相對比,就知道劉備確實還欠了李嚴一個未酬之功。終於,劉備在他人生最後的歲月裡,找到了犒賞之道。
回復 舉報
2018-11-11 16:43:18

主題

好友

990

積分

縣令

寧兄把注釋也貼了吧,有些史料我都沒什么印象了,比如陰化獻祥瑞這事
回復 舉報
2018-11-11 23:58:25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烏鵲南飛 發表于 2018-11-11 16:43
寧兄把注釋也貼了吧,有些史料我都沒什么印象了,比如陰化獻祥瑞這事

這是未完品麻

你要的,就在這裡

在甲碑原文最後一句
回復 舉報
2018-11-12 10:49:19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就等寧督結尾一段了。
又:寧督這句“劉備登極,唯一的瑞應就是「黃龍見武陽赤水,九日乃去」。”
但看勸進表:
“太傅許靖、安漢將軍糜竺、軍師將軍諸葛亮、太常賴恭、光祿勛【黃權】黃柱、少府王謀等上言:"曹丕篡弒,湮滅漢室,竊據神器,劫迫忠良,酷烈無道。人鬼忿毒,咸思劉氏。今上無天子,海內惶惶,靡所式仰。群下前后上書者八百馀人,咸稱述符瑞,圖、讖明徵。間黃龍見武陽赤水,九日乃去。孝經援神契曰'德至淵泉則黃龍見',龍者,君之象也。易乾九五'飛龍在天',大王當龍升,登帝位也。”

就表文看,符瑞顯然應該遠遠不止一處。只不過表文中舉了一個最有“說服力”的例子而已吧。
回復 舉報
2018-11-13 03:00:28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搗漿糊 發表于 2018-11-12 10:49
就等寧督結尾一段了。
又:寧督這句“劉備登極,唯一的瑞應就是「黃龍見武陽赤水,九日乃去」。”
但看勸進 ...

搗兄

勸進表那裡有兩個字是頗堪玩味的,第一個是「咸稱述符瑞,圖、讖」的「咸」字,意思是「皆」、「俱」、「都是」一類,而且後面把「符瑞」、「圖」、「讖」連用,可見三者都有相近的性質,而我們知道,「圖」、「讖」都是由早前留下的東西,有些甚至可以追溯到西漢時期。雖然並不知道那八百餘人究竟引了些甚麼,但不是「即時性」的機會很大。一如魏代漢時,其中一個「祥瑞」引的就是桓帝時李雲的典故。
在這個基礎上看第二個字,就有相當明顯的對比:「間黃龍見」,即是「當時」、「剛好」等的意思,是當下發生的事。漢人重視天人感應,所以我行文的時候,用了「瑞應」這個寫法,強調了在這個「應」上面。
回復 舉報
2018-11-13 08:42:01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寧泊子 發表于 2018-11-13 03:00
搗兄

勸進表那裡有兩個字是頗堪玩味的,第一個是「咸稱述符瑞,圖、讖」的「咸」字,意思是「皆」、「俱 ...

大致認同,但要說這八百余人所進的全是非即時性的,唯一的瑞應即是黃龍見,我不太能接受。
回復 舉報
2018-11-13 12:47:44

主題

好友

1020

積分

太守

劉備托孤,是托付給諸葛亮的,李嚴只能算諸葛亮的助手,所以嚴格地說,劉備的托孤大臣只有一人,不是諸葛亮和李嚴兩人。
回復 舉報
2018-11-13 21:32:15

主題

好友

593

積分

縣令

有沒有托孤這一出諸葛亮在劉備故去之后都是蜀漢實際上的控制者,劉備托孤只是給諸葛亮做了個公證手續而已,想來不過是為了身故之后不會再有人多生枝節。至于李嚴怎樣實在沒什么討論價值,劉禪這個皇帝做得不好都可以取而代之,何況李嚴?這樣看來倒是寧督這個酬功說比較靠譜
回復 舉報
2018-11-14 16:17:20

主題

好友

1020

積分

太守

蔣科忻 發表于 2018-11-13 21:32
有沒有托孤這一出諸葛亮在劉備故去之后都是蜀漢實際上的控制者,劉備托孤只是給諸葛亮做了個公證手續而已, ...

蔣兄:現在寧泊子先生還沒有把怎么個酬功法說出,具體不好判斷。
劉備給李嚴的職務安排有兩次,一次是讓他接替死去的劉巴擔任尚書令,算是進入中樞。但是由于劉備自己不回成都,而是在永安防吳,那么李嚴這個尚書令的功能也基本上局限于永安防吳這個范圍。第二次安排是擔任中都護,接替劉備的防吳工作,這樣一來,李嚴雖然拿到一定的實權,但實際上又離開了中樞,永安沒有尚書臺了,他的尚書令很快也就沒了。
回復 舉報
2018-11-14 17:25:12

主題

好友

593

積分

縣令

竊比老彭 發表于 2018-11-14 08:17
蔣兄:現在寧泊子先生還沒有把怎么個酬功法說出,具體不好判斷。
劉備給李嚴的職務安排有兩次,一次是讓 ...

“終於,劉備在他人生最後的歲月裡,找到了犒賞之道”我說酬功指的就是這句。
至于尚書臺,劉備自己在永安所有奏疏自然也發往永安,所以我個人覺得不存在李嚴尚書令只管永安這種說法。至于遠離中樞的說法以前也見過一種陰謀論,說是諸葛亮故意把李嚴排擠在外好大權獨攬,但個人覺得李嚴資歷人望能力都遠不及諸葛亮,和諸葛亮一起回成都最后只能變成聾子耳朵,反過來留守永安掌控蜀漢近半兵力手握巴郡那比起在成都做個應聲蟲來的有前途的多,個人認為這也是諸葛亮對李嚴的一個考驗,如果李嚴真能腳踏實地真心做事,那么之后真正成為諸葛亮的副手甚至繼任者也未可知,然而。。。
說句題外話一直都有諸葛亮不注重培養新人過于大包大攬的說法,但個人認為從李嚴這段來看諸葛亮一直希望能選拔新人,否則不會把這么大權力放給口碑有瑕疵的李嚴。
回復 舉報
2018-11-14 17:52:43

主題

好友

1020

積分

太守

蔣科忻 發表于 2018-11-14 17:25
“終於,劉備在他人生最後的歲月裡,找到了犒賞之道”我說酬功指的就是這句。
至于尚書臺,劉備自己在永 ...

我并沒有誤解你的說法,我只是指出現在我們還不知道這個“犒賞的內容”。是尚書令算犒賞?還是中都護算犒賞?還是兩次都是犒賞?得看他的下文。不過我認為無論是尚書令還是中都護,都是重要崗位,劉備自然不能用非其人,所以與其說是賞功,毋寧說是任能。
回復 舉報
2018-11-14 20:40:04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竊比老彭 發表于 2018-11-13 12:47
劉備托孤,是托付給諸葛亮的,李嚴只能算諸葛亮的助手,所以嚴格地說,劉備的托孤大臣只有一人,不是諸葛亮 ...

副手也是面受託孤,說李嚴不是託孤重臣,無寧跟說他與諸葛平起平坐一樣...
回復 舉報
2018-11-14 20:42:49

主題

好友

2344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蔣科忻 發表于 2018-11-13 21:32
有沒有托孤這一出諸葛亮在劉備故去之后都是蜀漢實際上的控制者,劉備托孤只是給諸葛亮做了個公證手續而已, ...

未酬之功只是其中一個原素,而不是唯一的原素,在我的計劃內,還有兩個原素未寫,越後面的,佔的比重越大
回復 舉報
2018-11-14 21:32:39

主題

好友

593

積分

縣令

寧泊子 發表于 2018-11-14 12:42
未酬之功只是其中一個原素,而不是唯一的原素,在我的計劃內,還有兩個原素未寫,越後面的,佔的比重越大 ...

你出的太慢我以為結束了
回復 舉報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Langya.Org ( 浙ICP備05062527號-1 )

GMT+8, 2019-8-10 00:15 , Processed in 0.06990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頂部 群英会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