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039|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閑說董卓[精華]

[復制鏈接]
2004-10-8 17:36:08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一,進京

公元189年,漢靈帝在病榻上已經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對外發布了最后的兩道命令,這兩道命令和兩位州牧有關。第一道是拜幽州牧劉虞為太尉,封容丘侯(1)。而重要的是另一道,那是任命一個拒命解散自己軍隊的將軍為并州牧,并要求他將他的軍隊交給皇甫嵩。可是這位將軍在接到皇帝的璽書后并沒有服從命令。當公元189年5月13日靈帝的生命之火熄滅時,他的軍隊已經前進至離京城西北的河東,并在此駐扎下來,等待著洛陽的騷亂開始。這位將軍的名字是董卓。(2)

隨后的宦官之亂,當洛陽宮門的火焰燃起時,董卓也急忙帶領他的軍隊向首都進發,可是他已經來晚了,大將軍何進糊里糊涂的丟掉了他的腦袋,而年幼的皇帝也被宦官劫持出皇宮。但是名為幸運的神坻又一次眷顧了這位涼州武人。在洛陽的城西,董卓得到了皇帝在北芒的消息,他連忙帶領他的軍隊前去,在一場堪稱戲劇性的君臣會面后,存了當霍光念頭的董卓把當時已經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的少帝奉迎回洛陽。董卓也因此名正言順的帶領他的涼州軍隊進入了首都。(3)

可是董卓在朝廷里沒有正式的官職;比起以袁紹一族的袁氏家族來他不算一個什么人物,而且他的軍隊也不特別多得給人以深刻的印象,只有三千。

于是 董卓采用了一個疑兵之法,每隔幾天他就讓他的軍隊在深夜潛出,到第二天早上又大張旗鼓的進駐。這樣在洛陽的權貴眼里只見一隊隊的涼州軍開到,還以為他的軍隊多的可觀。(4)

然而光靠那繞圈法,是能惑人于一時,終究要穿幫的。于是董將軍把眼珠子往別人軍隊上打主意了。當時在洛陽有四股勢力,一股是袁紹的西園軍;一股是董卓的涼州軍;一股是丁原的并州軍;而還有就是原何進的部下。董卓雖然一開始沒在洛陽,可他早就叫他兄弟奉車都尉董旻呆在哪兒了。

當何進死后,本來其部應該是聽從他弟弟車騎將軍何苗的。當時何苗和袁紹正“引兵屯朱雀闕下,捕得趙忠等,斬之”。可是因為他收受宦官賄賂,才使何進被害。(5)于是發生下面一幕:

袁紹與叔父隗矯詔召樊陵、許相,斬之。苗、紹乃引兵屯朱雀闕下,捕得趙忠等,斬之。吳匡等素怨苗不與進同心,而又疑其與宦官同謀,乃令軍中曰:“殺大將軍者即車騎也,士吏能為報讎乎?”進素有仁恩,士卒皆流涕曰:“愿致死!”吳匡乃唼血為誓,引兵攻苗,戰于闕下,兵破,斬苗首。《后漢書,何進傳》又云:

匡遂引兵與董卓弟奉車都尉旻攻殺苗,□其尸于苑中。

最初袁紹是殺宦官派,何苗是保宦官派,但因為何進之死,兩人利益歸于一致,故此袁紹和何苗一起捕殺趙忠,當時兩人共同引兵,但兵變時袁紹任由吳匡等砍下何苗頭顱。那時因為大將軍何進的頭顱已經和身子分家,如果連身為車騎將軍的何苗也死了,對袁紹家族是十分有利的。因為這樣他就能獨纜大權了。但為免得罪何太后,他也沒有參與此行動。反而董旻倒是挺起勁,和吳匡合兵攻殺苗。

結果就是董旻和何進的部下搞好了關系。董卓一進洛陽,何進、何苗的部隊就自動跑到董卓那兒成為了他的軍事力量,(6)就連何進生前派去河北募兵的并州從事張遼也帶著新募集的千余人投靠在董卓麾下。(7)

而另一勢力的丁原時任“執金吾”,掌管洛陽衛戎。其部下是不遜于涼州軍的并州精騎。和其硬拼顯然是不理智的,而董卓這時擔任的就是并州牧,因此對并州軍有一定了解。于是他選了并州軍中對丁原不滿的呂布下手刺殺丁原,丁原死后,其洛陽駐扎之并州軍隨同呂布加入了董卓旗下。(8)而丁原部下在上黨的另一部分并州軍卻在張揚的帶領下,不服從董卓,開始攻打壺關。(9)

一開始袁紹有西園的八營軍隊,和董卓比占絕對優勢。但此刻卻已是“京師兵權,惟卓為盛”(10)。當時騎都尉鮑信募兵回來,發現不妙,就對袁紹說:“卓擁強兵,有異志,今不早圖,將為所制;及其初至疲勞,襲之可禽也。”可是袁紹畢竟是士家子弟,不敢和董卓交戰。鮑信一見袁紹如此沒膽,知道要起亂子,馬上拔腳先溜回老家去了。(11)于是等到董卓將何進部下,并州軍隊都吞并后,袁紹連打都沒機會了。

最后的結果是董卓手握重兵,大咧咧的把袁紹喊來,跟他商量怎么個把少帝廢掉,此刻的袁紹想必心中是后悔萬分,嘴上卻只得虛以委蛇,落個橫刀長揖而去,拔腿就往冀州跑的下場。本來占盡優勢的袁紹到最后只落個灰溜溜逃出洛陽的下場(12),難怪《劍橋中國史》要說:“袁紹被董卓吹胡子瞪眼睛地嚇跑了!”

(1)夏四月丙午朔,日有食之。太尉馬日磾免,幽州牧劉虞為太尉。(《后漢書,靈帝紀》)

(2)及靈帝寑疾,璽書拜卓為并州牧,令以兵屬皇甫嵩。卓復上書言曰:“臣既無老謀,又無壯事,天恩誤加,掌戎十年。士卒大小相狎彌久,戀臣畜養之恩,為臣奮一旦之命。乞將之北州,效力邊垂。”于是駐兵河東,以觀時變。(《后漢書,董卓傳》)

(3)卓遠見火起,引兵急進,未明到城西,聞少帝在北芒,因往奉迎。帝見卓將兵卒至,恐怖涕泣。卓與言,不能辭對;與陳留王語,遂及禍亂之事。卓以王為賢,且為董太后所養,卓自以與太后同族,有廢立意。(《后漢書,董卓傳》)

(4) 卓初入洛陽,步騎不過三千,自嫌兵少,不為遠近所服;率四五日,輒夜遣兵出四城門,明日陳旌鼓而入,宣言云“西兵復入至洛中”。人不覺,謂卓兵不可勝數。(《九州春秋》)

(5)紹以為中官親近至尊,出入號令,今不悉廢,后必為患。而太后母舞陽君及苗數受諸宦官賂遺,知進欲誅之。數白太后,為其障蔽。又言:“大將軍專殺左右,□權以弱社稷。”太后疑以為然。(《后漢書,何進傳》)

(6)時進弟車騎將軍苗為進眾所殺,進、苗部曲無所屬,皆詣卓。(《三國志,董卓傳》)

(7)何進遣詣河北募兵,得千馀人。還,進敗,以兵屬董卓。(《三國志,張遼傳》)

(8)卓又使呂布殺執金吾丁原,并其眾,故京都兵權唯在卓。(《三國志,董卓傳》)

(9)進敗,董卓作亂。楊遂以所將攻上黨太守于壺關,不下,略諸縣,眾至數千人。(《三國志,張揚傳》)

(10)卓使原部曲司馬呂布〔殺原而〕盡并其眾〔一〕。京師兵權,惟卓為盛。 (《后漢紀》)


(11)先是,進遣騎都尉太山鮑信所在募兵,適至,信謂紹曰:“卓擁強兵,有異志,今不早圖,將為所制;及其初至疲勞,襲之可禽也。”紹畏卓,不敢發,信遂還鄉里。(《三國志,董卓傳》)

(12)董卓呼紹,議欲廢帝,立陳留王。是時紹叔父隗為太傅,紹偽許之,曰:“此大事,出當與太傅議。”卓曰:“劉氏種不足復遺。”紹不應,橫刀長揖而去。紹既出,遂亡奔冀州。(《三國志,袁紹傳》)

二,廢立

袁紹一溜,董卓立刻出榜懸賞這位出逃的司隸校尉,于是袁紹的“奔走之友”周毖、伍瓊、何颙等一堆全部趕來,個個為袁紹辯護:“夫廢立大事,非常人所及。紹不達大體,恐懼故出奔,非有他志也。今購之急,勢必為變。袁氏樹恩四世,門世故吏遍於天下,若收豪杰以聚徒眾,英雄因之而起,則山東非公之有也。不如赦之,拜一郡守,則紹喜于免罪,必無患矣。”董卓不但不捉袁紹,更拜紹勃海太守,封邟鄉侯,袁紹坦然受之,還自稱兼司隸校尉。①

其實董卓并不是懼怕袁紹造反,而是正如周伍等說:“夫廢立大事,非常人所及。”此刻京師雖再無可于董卓對抗之人,但廢立大事天膽者如董卓亦不敢單干,總得找個樹大招風、可假其名的傀儡一起共事,于是四世三公,門多故吏的袁家再次被董卓看上了。袁紹既然走了,剩下的虎賁中郎將袁術就被董卓看上了,董卓以其為后將軍。袁術綽號“路中捍鬼”②,前些時日誅殺宦官,更是帶頭一把火燒了宮門,無愧其名。③但這位在京師“以氣高人”的“捍鬼”袁公路遇上董卓也“氣短”了,更沒膽子去捍董卓,唯有連夜溜之大吉④。董卓也不著急,馬上找上位列三公之上的太傅袁隗,把廢立少帝的計劃送請袁隗觀看,袁隗老矣,無計可施,回報同意。⑤想當初并州刺史段颎薦董卓于司徒府,袁隗辟其為掾⑥,現在卻只得如木偶般聽任這位“門下故吏”擺布。

九月甲戌董卓于崇德殿大會群臣,開口自比伊尹、霍光,欲廢少帝立陳留。聽得此言,“眾皆惶恐,莫不敢對”。群臣何等人物?想自黨錮后,靈帝時開鴻都門榜賣官爵,那滿朝公卿,多為西園賣官靡爵之徒,⑦真是妄食漢祿,全無氣節!忽座中有人:“案尚書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之桐宮。昌邑王立二十七日,罪過千馀,故霍光廢之。今上富於春秋,行未有失,非前事之比也。” ⑧誰人有膽獨唱反調,原是尚書盧植。想當年盧植圍張角與廣宗,卻因不于宦官賄賂而遭陷害,其后任馬上被張角大敗,軍敗抵罪,接任盧植的那位正是董卓。冤家會頭,董卓無詞以答,大怒而去,一怒之下本想把盧植結果,虧得侍中蔡邕,議郎彭伯為之說情,忙于廢立的董卓怕殺了“海內大儒,人之望也”的盧植會使人心向背,于是但得免官,盧植也知董卓只是暫時不動手,乃詭道從轘轅出,逃隱于上谷,董卓追之不及。后曹操下《修盧植墳墓令》言其“學為儒宗,士之楷模,乃國之楨干也”。 ⑨

次日九月甲戌,董卓廢帝為弘農王,遷皇太后于永安宮。陳留王劉協即皇帝位,年九歲,開始他那漫長的傀儡生涯。

早在中平六年,董卓于皇甫嵩共討涼州時,皇甫嵩之侄皇甫酈曾言:“本朝失政,天下倒懸,能安危定傾者,唯大人與董卓耳。”⑩可見董卓是時已是才力足可恃也,縱然不廢少帝,亦能穩據朝堂,安危定傾。可為何還要干著看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因:

當初靈帝在位,曾托詞少帝無行,欲立劉協為太子,⑾可是由于何氏勢大,終究沒有成功,劉協又是董太后所養,董卓自稱和董太后是本家,而立劉協可以說是秉承先帝遺愿。

董卓本乃邊地一武夫,雖有名聲,但無家勢。他效法西漢的權臣霍光,通過廢立這種非常之舉,可以使得天下都知道其之手段威行來個立威于天下。

更重要的是別忘了少帝的母族乃是何家!在前文里早說過,何氏的另一男性掌權成員車騎將軍何苗是被董卓之弟董旻和何進部將吳匡所殺,而吳匡又投靠了董卓。何氏雖然已經沒有男性成員于朝堂只上,可太后卻還在后宮,在漢代如果皇帝年幼,朝廷大權就相應落在太后身上。董卓也怕到時候何太后和少帝會秋后算帳,就是為了日后免遭不測,也得先下手為強了。相比劉協就不同,其母早被何太后害死,母族也沒有什么成員具有威脅力。

當董卓九月甲戌(初一)廢少帝,兩天后丙子(初三)殺皇太后何氏。 何進之母舞陽君亦難逃一刀。在把何氏家族曾經掌權的兩個女性殺害后,董卓連何苗的尸體都不放過,來了個發棺戮尸。⑿不過要沒這三人吃里爬外,包庇宦官,何進也不會送命,可稱報應。

本漢家朝堂自霍光起,不是外戚專政就是宦官掌權。可由于何進、張讓等輩鷸蚌相爭拼個同歸于盡,最終著落了董卓漁翁得利。《后漢書,何進傳》云:董卓遂廢帝,又迫殺太后,殺舞陽君,何氏遂亡,而漢室亦自此敗亂。

①《后漢書,袁紹傳》

②《北堂書鈔》注引《魏書》:袁術字公路,為長水校尉,好奢淫,騎盛車馬,以氣高人,語曰:“路中捍鬼袁長水。”

③《三國志,袁紹傳》:中常侍段珪等矯太后命,召進入議,遂殺之,宮中亂。術將虎賁燒南宮嘉德殿青瑣門,欲以迫出珪等。

④《三國志,袁術傳》:董卓之將廢帝,以術為后將軍;術亦畏卓之禍,出奔南陽。

⑤《后漢紀》:卓以廢帝議示太傅袁隗,隗報如議。

⑥《三國志,董卓傳》注引《吳書》 :郡召卓為吏,使監領盜賊。胡嘗出鈔,多虜民人,涼州刺史成就辟卓為從事,使領兵騎討捕,大破之,斬獲千計。并州刺史段颎薦卓公府,司徒袁隗辟為掾。

⑦靈帝時,開鴻都門榜賣官爵,公卿州郡下至黃綬各有差。其富者則先入錢,貧者到官而后倍輸,或因常侍、阿保別自通達。[一]是時段颎、樊陵、張溫等雖有功勤名譽,然皆先輸貨財而后登公位。烈時因傅母入錢五百萬,得為司徒。

⑧《三國志》注引《獻帝紀》

⑨《后漢書,盧植傳》

⑩《后漢書,皇甫嵩傳》

⑾靈帝以帝似己,故名曰協。(《張璠漢記》)
初,何皇后生皇子辯,王貴人生皇子協。髃臣請立太子,帝以辯輕佻無威儀,不可為人主,然皇后有寵,且進又居重權,故久不決。(《后漢書,何進傳》)

⑿發何苗棺,出其尸,枝解節棄於道邊。又收苗母舞陽君殺之,棄尸於苑枳落中,不復收斂。(《英雄記》)

三,迎親

獻帝登位后,今世“伊尹”董卓雖已為太尉,居三公之首,卻心猶不足。漢朝初立,相國為尊,后改丞相,至哀帝元壽二年,改丞相為司徒,光武中興后沿用至今,董卓卻不改司徒,而設相國于三公之上封己。又進爵封郿侯,贊拜不名,劍履上殿,其母封為池陽君,置家令、丞。漢家四百年天下,以丞相稱相國者,唯有蕭何一人,是時董卓可謂權能廢立天子,位列朝堂第一,據有武庫甲兵,國家珍寶,威震天下。①

董卓雖然已經是“天子在手中,萬人在其下”,但其出身乃涼州武夫,并非士家大族,缺乏與其官爵相匹配的家世,在當時以士家為榮的后漢是個大問題。這對董卓的威望影響很大,董卓也深明其理,但是祖宗這東西生下來就定死的,想改也改不了。如此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和名門聯姻,借以提高自己家族的地位。董卓雖少好游俠,卻也不能免俗,方任相國就物色了一個對象——已故度遼將軍皇甫規的遺孀。雖然是個寡婦,但年紀尚輕,更善草書,是位才貌雙全的大美人。㈡

按理說京師名門閨秀多的是,可董卓卻偏偏挑上一個寡婦,難道真是色心大起?那可沒這么簡單。蓋因皇甫規為桓靈時代名將,屢次討伐羌人有功,威震天下。③其侄皇甫嵩掃破黃巾,更是當世名將,聲名在董卓之上,前文提到靈帝死前就曾想把董卓軍權接觸交給他,兩人素來不和。時皇甫嵩為左將軍,率領精兵三萬屯扶風郡,隨時隨地可以把在洛陽的董卓和老窩涼州的聯系卡斷。偏偏在長安的京兆尹蓋勛是董卓最忌憚的,其一邊對董卓的廢立冷嘲熱諷,一邊還秘密鼓動皇甫嵩起兵討伐董卓。④幸虧皇甫嵩瞻前顧后、婆婆媽媽,新任相國才沒有后院失火。

皇甫嵩任由董卓胡作非為而不聞不問,不光是其氣已衰,還有一原因為皇甫嵩雖然和董卓不和,但其子皇甫堅壽卻和董卓是老朋友。⑤董卓又當過皇甫規部下,和皇甫家關系可算親密。

皇甫規遺孀乃扶風馬氏之女,⑥扶風馬氏“清德奕世”,安定皇甫氏“文武上才”,都是涼州名門,董卓如果能娶馬夫人,那么就和馬家成為親家,也和皇甫家關系更為親密,其在天下,特別是老家涼州的威望也必然隨之大大提升。況且當時娶寡婦并不丟臉,后來三國君主曹操、劉備、孫權都有過如此紀錄,所以董卓打的倒是如意算盤。

董卓以軿輜百乘,馬二十匹,奴婢錢帛充路為娉禮,總以為心想事成,那知這邊聲勢浩大,那邊馬夫人卻不想再嫁,一身喪服來到董卓門前,跪地陳情,辭甚酸愴。董卓下娉如此排場,早已經滿城皆知,卻遭當面拒絕,如此一來,威嚴掃地。董卓不覺惱羞成怒,軟的不成來硬的,竟叫奴仆侍者鋼刀出鞘,把一弱女子圍在當中,威脅道:“孤之威教,欲令四海風靡,何有不行于一婦人乎!”一臉你“成也成不成也成”的德行。馬夫人知道今日不得幸免,立起大罵董卓乃“羌胡之種,毒害天下”,“趣使走吏”,又罵他沒資格娶君夫人。董卓本來就為自己出身低微,才想聯姻,卻被馬夫人觸及痛腳,頓時火冒三丈,進京以來一直收斂的本性再也按捺不住,一聲令下,將馬夫人活活打死。⑦一場喜事最后終成慘案。

后人圖畫,號曰“禮宗”。蓋因漢末多甄后、鄒氏之流,少羅敷、劉氏(焦仲卿妻)之輩,故此名之。

①《三國志,董卓傳》

②《后漢書,列女傳》:安定皇甫規妻者,不知何氏女也。規初喪室家,后更娶之。妻善屬文,能草書,時為規荅書記,觽人怪其工。及規卒時,妻年猶盛,而容色美。

③《后漢書,皇甫規傳》

④《后漢紀》:初,卓將兵東也,曰:“貪人敗類京師,其必有變。”乃為之備。及卓廢帝,勛與卓書曰: “昔伊尹、霍光權以立功,人猶寒心,足下小丑,何以堪之?賀者在門,吊者在廬,可不慎哉!”卓得書,甚憚之。時皇甫嵩尚三萬余人在扶風,勛乃密語嵩,欲討卓。卓亦深忌勛,使人安喻之,因征勛為議郎。

⑤《后漢書,皇甫嵩傳》:嵩子堅壽與卓素善,

⑥《張懷瓘書斷》:扶風馬夫人,大司農皇甫規之妻也。

⑦《后漢書,列女傳》:后董卓為相國,承其名,娉以軿輜百乘,馬二十匹,奴婢錢帛充路。妻乃輕服詣卓門,跪自陳請,辭甚酸愴。卓使傅奴侍者悉拔刀圍之,而謂曰:“孤之威教,欲令四海風靡,何有不行于一婦人乎!”妻知不免,乃立罵卓曰:“君羌胡之種,毒害天下猶未足邪!妾之先人,清德奕世。皇甫氏文武上才,為漢忠臣。君親非其趣使走吏乎?敢欲行非禮于爾君夫人邪!”卓乃引車庭中,以其頭縣軶,鞭撲交下。妻謂持杖者曰:“何不重乎?速盡為惠。”遂死車下。后人圖畫,號曰“禮宗”云。
回復 舉報
2004-10-18 18:03:02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大司馬錄尚書事

四,百官

自中平六年九月董卓以老天久不下雨為由,策免司空劉弘自任司空那天起,朝廷的官員任命大權就落入了他的手中。廢立之后,董卓自封相國,更是得意的說出:“我相,貴無上也。”①古語有云: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通常專權者這時候就該大封自己的所親所信、遍植黨羽了。可是看看董卓黨羽親愛,除了其母親在董卓當相國后為池陽君,置家令、丞。董卓之弟董旻,侄子董璜、董越,女婿牛輔都并未曾擔任顯職。董越在當時也只是東中郎將罷了,牛輔也是中郎將。而直到董卓遷都長安,才任命董旻為左將軍,封鄠侯,董璜為侍中、中軍校尉,皆典兵事。② 至于部下將領,董卓愛將涼州軍的李傕、郭汜、張濟、樊稠都只是校尉;倒是非涼州系的呂布、徐榮還當上中郎將。正如《后漢書》所說:“卓所親愛,并不處顯職,但將校而已!”

自古權臣當道,除了那號喪心病狂、其蠢如豬的窩瓜、悶生、榆木疙瘩之輩,就是再苯,也都知道要收買人心。董卓對于牢籠物望,要結人心,擢用名流、以收人望倒也不后人,九月一上臺就馬上率領三公上書,追理陳蕃竇武及諸黨人宿冤,悉復爵位,遣使吊祭,擢用子孫。所有宦官家產,更是通通抄沒,纖毫不遺,一時大快人心。③同時董卓也著手物色“重量級”名士裝點朝廷,結果先相中兩人:一個是十數年不受征命的穎川名士荀爽;一個是曾受宦官迫害,亡命江海十二年的大學者蔡邕。董卓算盤打得是好,可是連一馬夫人尚且不愿意和其為伍,這兩位天下名士自然更是不愿和這位新貴扯上關系自落身價,一位打算開溜、一位自稱生病。董卓自然不會讓這兩位如愿,眼珠一瞪,先放狠話復命地方催逼,兩人倒是“吃硬不吃軟”,先后入朝。人皆畏死,名士亦然,“八龍”之最和柯亭笛,焦尾琴終也抵不過一西涼武夫,可嘆荀慈明、蔡伯喈妄為名士,卻還不如一涼州婦人!

荀爽九十五日由布衣任三公;蔡邕三日之間,周歷三臺。④董卓又重用吏部尚書周毖、侍中汝南伍瓊、尚書鄭玄、長史何颙等名士,周毖與尚書郎許靖共謀議,進退天下之士,沙汰穢濁,顯拔幽滯。其染黨錮者陳紀、韓融之徒,俱受征命、皆為列卿。又拜尚書韓馥為冀州牧,侍中劉岱為兗州刺史,潁川張咨為南陽太守,陳留孔伷為豫州刺史,東郡張邈為陳留太守,一時桓靈之幽滯之士,多所顯拔。⑤在當年被征召的除荀爽、蔡邕、韓融﹑陳紀等還有申屠蟠。申屠蟠博貫五經, 兼明圖緯,和鄭玄、荀爽俱以儒行為處士。去歲大將軍何進曾因征召鄭玄、申屠蟠不成,惱羞成怒,和董卓一樣脅迫兩人,結果鄭玄不受朝服,而以幅巾見何進,一宿逃去,申屠蟠卻是面對何進威脅終不屈節,這次他依舊如此。其處亂末,終全高志,年七十四,終于家,。⑥漢末天下,文人無斷且無識,然朝堂之上有一盧植,山林之中有一申屠,皆一生威武不屈,節操不改。

在中平六年董卓當權的最后幾月里,朝廷重臣似走馬燈一樣的換,可以看一下到十二月三公九卿太傅等名單:

太  傅——袁隗(錄尚書事)
大司馬——劉虞
三公:
太  尉——黃琬
司  徒——楊彪
司  空——荀爽
九卿:
光祿勛——趙謙
大司農——張馴
大鴻臚——韓融
少  府——陰循
執金吾——胡母班
衛  尉——楊奇
太  仆——王允(守尚書令)
太  常——不明
宗  正——不明
司隸校尉——宣播

從上面名單里面可以看出里面沒有一個是董卓嫡系親信,在中國歷史上權臣當道的時代,如此朝廷班子大概也就董卓一個了。

雖然董卓對袁氏和士大夫的信用超過了漢朝歷代任何一位權臣,可是士人豪門卻并沒有認可董卓。在漢帝國的東方,逃亡出去又接受董卓官位的袁紹、袁術,和沒有接受董卓官位也隨著二袁逃亡到兗州的曹操都在擴充自己的軍隊。當董卓在洛陽忙于朝廷內外的繁雜事項的時候,東方的反對者們也沒有閑著,一堆各州的刺史、郡守、豪強在一個松散的聯盟下聚集起來。董卓做夢也沒想到,他將為他在這寥寥數月里所下的任命書付出高昂的代價。

①《三國志,董卓傳》注引《魏書》:卓所原無極,語賓客曰:“我相,貴無上也。”

②《后漢書,董卓傳》:以弟旻為左將軍,封鄠侯,兄子璜為侍中、中軍校尉,皆典兵事。

③《后漢書,董卓傳》:卓乃與司徒黃琬、司空楊彪,俱帶鈇锧詣闕上書,追理陳蕃、竇武及諸黨人,以從人望。于是悉復蕃等爵位,擢用子孫。

④《三國志,荀彧傳》注引《張璠漢紀》:不應徵命,積十數年。董卓秉政,復徵爽,爽欲遁去,吏持之急。詔下郡,即拜平原相。行至苑陵,又追拜光祿勛。視事三日,策拜司空。爽起自布衣,九十五日而至三公。
《后漢書,蔡邕傳》:中平六年,靈帝崩,董卓為司空,聞邕名高,辟之。稱疾不就。卓大怒,詈曰:“我力能族人,蔡邕遂偃蹇者,不旋踵矣。”又切□州郡舉邕詣府,邕不得已,到,署祭酒,甚見敬重。舉高第,補侍御史,又轉持書御史,遷尚書。三日之閑,周歷三臺。遷巴郡太守,復留為侍中。

⑤《后漢書,董卓傳》,《后漢紀》,《三國志,許靖傳》

⑥《后漢書,申屠蟠傳》:中平五年,復與爽﹑玄及潁川韓融﹑陳紀等十四人并博士征,不至。明年,董卓廢立,蟠及爽﹑融﹑紀等復俱公車征,唯蟠不到。……蟠處亂末,終全高志。年七十四,終于家。
回復 舉報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Langya.Org ( 浙ICP備05062527號-1 )

GMT+8, 2019-11-14 00:46 , Processed in 0.06099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頂部 群英会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