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592|回復: 28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伯樂馴馬——有感于《卷珠簾》修改版

[復制鏈接]
2014-2-22 22:47:40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卷珠簾》借著新年東風,春晚、元宵連軸轉,著實火了一把。對于民族風的東東,鄙人自然樂見其成,所謂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以古典音樂而論,德系之外,也就老毛子能獨樹一幟,靠得什么?不就是堅持民族風格么?相信中國人初聽《卷珠簾》,多半眼睛一亮,倒未見得詞曲高妙到如何境界,咱們都是中國人而已。

有鑒于此,鄙人對于重編版《卷珠簾》十分期待,末了結局也未能免俗: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能不說,劉歡先生對于此曲是真愛。初出茅廬,各大舞臺曝光再曝光,歡哥與有力焉,單看這樂團的陣勢,顯然是內定頭牌嘛。但估計愛得深切,于是乎卯足了勁精益求精,問題就來了。看原版歌詞,應當是典型的閨怨題材。什么是閨怨?欲說還休,猶抱琵琶半遮面,有滿大街嚷著“姑娘想男人”的么?那是超女,啊不,辣女怨婦。

既然閨怨如此,用詞就得旁敲側擊,最忌用力過老。為啥一句“暗牖懸蛛網,空梁落燕泥”成了千古絕唱,鬧到大隋頭牌詩人楊廣同志相愛相殺,搞出個“艷詩斷頭”的典故?不就是如此么?歡哥雖說做過《甄嬛傳》音樂,但詩詞照本宣科,顯然沒悟出個子卯寅丑來,這一下手,就不免杯具了。

一開場,聽到千家文,盡泛黃(原詞:都泛黃),暗笑,歡哥拽文了。往下,拂袖起舞于夢中嫵媚(原詞:拂袖起舞于夢中徘徊),汗,活脫脫“妖姬臉似花含露”的節奏,一眨眼閨怨改了宮體?繼續,高軒霧褪(原詞:不見高軒),鄙人可以確定,歡哥于傳統文化十分隔膜。神馬叫留白?基本的傳統審美啊!不見高軒,為何不見,見仁見智,自可想象,現下,得,歡哥告訴你標準答案,是起霧哦,不是霧霾哦。這還沒完,二連擊來了:夜月明 袖掩暗垂淚(原詞:夜月明,此時難為情)。一樣的毛病,怎么難為情,大家自行想象,現下歡哥御批:哭了哦,捎帶還拿袖子遮著——我說鬼都不上門,遮給月亮姐姐看?原文妥妥的化用李太白“此時此夜難為情”,難不成歡哥覺得李白同志不夠文?好了,上頭還是整容,下面直接裝假肢了,神馬細雨酥潤見煙外綠楊倦起愁對春傷,妥妥的堆砌辭藻,生造意境,有古詩詞修養的兄弟姐妹自可判斷,唯有歸雁過處留聲悵(原文:嘆流水兮落花傷)似勝。末了祭出大殺器:天水間誰撫琴斷腸(原詞:誰在煙云處琴聲長)。古人說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歡哥直接弄了個重傷闌尾炎,高山流水盼知音成了瓦釜轟鳴,叔可忍嬸不可忍也!再配上轅門大鼓響咚咚,好吧,這是夫人要領兵出征,殺奔外宅,捉拿奸夫淫婦么?

傳統審美是含蓄、留有余地,到歡哥這旮旯,統統寫死,不問青紅皂白,掛滿臉滿身土豪金,簡而言之,山水畫成了油畫,西施成了麥當娜。

順帶一說,白了又如何?李白的《靜夜思》不夠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只有初學者唯恐沒拽夠文。文不文不是問題,用詞恰當不恰當才是問題,對地方了,無須放屁都可入詩,這才叫隨心所欲不逾矩嘛。

歡哥確是慧眼識才,是樂壇伯樂,但莊子是咋評價伯樂馴馬的哩?

馬,蹄可以踐霜雪,毛可以御風寒,龁草飲水,翹足而陸,此馬之真性也。雖有義臺路寢,無所用之。及至伯樂,曰:“我善治馬。”燒之,剔之,刻之,雒之,連之以羈馽,編之以皂棧,馬之死者十二三矣;饑之,渴之,馳之,驟之,整之,齊之,前有橛飾之患,而后有鞭筴之威,而馬之死者已過半矣。

說白了,一人、一物有其天性,小家碧玉有適合小家碧玉的裝飾,大家閨秀有適合大家閨秀的做派,不論作品的本質,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不就是伯樂馴馬么?顯然,這回的《卷珠簾》就在過半死者里頭。

權威無視于弱者的天性,一句“為你好”開路,想怎么修理就怎么修理,這倒是文化傳統,估計兄弟姐妹們在家沒少受過,只不過這傳統咋瞅都是傳說中的“封建家長制”?看花絮,原作者何嘗有什么發言權,無非眼瞅著自己的作品被修改得面目全非而已。下頭為了照顧權威的面子,估計還得捏著鼻子唱修改版,這不百度的歌詞已然整過容了?

歡哥口口聲聲要鼓勵原創音樂,但知行合一,請放下喧賓奪主的心,從尊重原創音樂始。
回復 舉報
2014-2-23 08:36:31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是否是為了押韻?嫵媚、霧褪、垂淚——》徘徊、高軒、為情?
回復 舉報
2014-2-23 21:47:28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搗漿糊 發表于 2014-2-23 08:36
是否是為了押韻?嫵媚、霧褪、垂淚——》徘徊、高軒、為情?

徘徊的徊古音就是“回”。又,不可以詞害意,為押韻弄錯的意境,屬于因噎廢食。
回復 舉報
2014-2-23 22:33:03

主題

好友

787

積分

管理員

為什么要押韻?
回復 舉報
2014-2-23 22:54:21

主題

好友

129

積分

亭長

本帖最后由 棄疾 于 2014-2-24 00:03 編輯

    鐫刻好 每道眉間心上
    畫間透過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都泛黃 (千家文 盡泛黃)  
    夜靜謐 窗紗微微亮
    拂袖起舞于夢中徘徊 (拂袖起舞于夢中嫵媚)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戀 梨花淚 (猶眷戀 梨花淚)
    靜畫紅妝等誰歸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啊 胭脂香味
    卷珠簾 是為誰
    啊 不見高軒 (啊 髙軒霧褪)
    夜月明 此時難為情 (夜月明 袖掩暗垂淚)

    細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細雨酥潤見煙外綠楊)
    悄悄喚醒枝芽 (倦起愁對春傷)
    聽微風 耳畔響 (殘燭化 曉風涼)
    嘆流水兮落花傷 (歸雁過處留聲悵)
    誰在煙云處情深長 (天水間誰撫琴斷腸)
昨天打開360主頁看到這個新聞,沒太注意,必竟對音樂并沒有多少認知,但看網上多數評論,過于個人觀點了,新不如舊或許是中國的某種正統意識作崇,金庸對個人作品也有過修改,但后人如若拍電視劇再改就只能落得人神共憤了
從詞順序而論
“都”改為“盡”更有雅致,由平改為仄,不知是否因曲調原因,但問題不大
“拂袖起舞于夢中嫵媚”,嫵媚確實有些敗筆,
“她”改為“猶”,第二人稱或有意改為第一人稱,更能以詞中主人口唱增色,但此字可改可不改

    啊 胭脂香味
    卷珠簾 是為誰
    啊 不見高軒 (啊 髙軒霧褪)
這幾句要聯系起來看,胭脂香味為平平平仄,不見高軒為仄仄平平,高軒霧褪為平平仄仄,
兩相比較,改動之后,更符合古風效果,無論從聲韻或詞格

夜月明 此時難為情 (夜月明 袖掩暗垂淚) ....這句和前面一樣,為了對應改后的詞作整體意境,但是貶是褒只能是看官口味問題了
后面句句皆改,字多不述

每個人有自己的喜好,劉歡認為中國風模式,是否就意味著把詞作全改成文言形式雖有待商榷,此事類似于今古格韻之爭,且此詞若完全為劉歡一人所改,不如讓他自己唱....
或許這也是一種世俗心態,霍少未成名前如樸玉,成名后若飾以金銀,金銀之貴遠超此玉時不免讓世間之石喟然而嘆,且劉歡版所出之效果或非勝前曲,必竟也已經是審美疲勞的狀態了
回復 舉報
2014-2-23 23:06:02

主題

好友

129

積分

亭長


這個問題,讓人難以回答,
一個孩子問為什么要殺人是天真,但一個老年人問為什么要殺則是境界,
沒有拿起,何談放下,韻是一種傳承,一種學習的過程,
若無韻之識而棄韻,號稱打破傳統無異于癡人說夢
獨孤求敗無劍勝有劍,那是自身實力,令狐沖無劍想必早就在江湖中悲劇了
回復 舉報
2014-2-24 10:31:20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3 21:47
徘徊的徊古音就是“回”。又,不可以詞害意,為押韻弄錯的意境,屬于因噎廢食。 ...

古音畢竟是古音,查了手邊的新華字典,徊只有一個讀音huai。
歌是給大眾聽的,畢竟現在徊不是多音字,其實卷珠簾出來時對于這個徊讀了別字的質疑就不少。

盡泛黃本人也是覺得更佳。
“徊”如讀成huai,當然是能押韻更好,但改成嫵媚過雷了。
她和猶,我覺得無所謂。
不見高軒沒必要改,何況改成的高軒霧褪感覺很糟糕。
此時難為情如能改成押韻我覺得最好,但“袖掩暗垂淚”意境差太多了。

至于后面一段,本人不習慣半古風半白話,因此改后的倒是覺得更順耳一些,畢竟古詩詞修養這東西在聽歌的人群中,絕大多數恐怕都沒多少(包括本人),但是最后一句“天水間誰撫琴斷腸”感覺很糟糕,原句更佳。

其實我覺得這次改的地方多數倒感覺確實有改進的必要,只是改的結果也確實有以辭害意的味道。配樂么,將閨怨整成了很“大氣”的風格,也覺得感覺很怪。
回復 舉報
2014-2-24 22:18:23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搗漿糊 發表于 2014-2-24 10:31
古音畢竟是古音,查了手邊的新華字典,徊只有一個讀音huai。
歌是給大眾聽的,畢竟現在徊不是多音字, ...

得,老劉改版,還不是裝神弄鬼得細雨酥潤見(xian)煙外綠楊?還不是用古音?
回復 舉報
2014-2-24 22:22:39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棄疾 發表于 2014-2-23 22:54
鐫刻好 每道眉間心上
    畫間透過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既為古風,沒必要太在意平仄,若是近體或填詞……問題何止一處?哪怕是老劉改版,距離文言也有十萬八千里,為填新詞強說愁,反失了自然趣味。

話說當今復古的沒幾人,貶古的倒是海量。譬如最近圍棋的古今之爭,出場的新生代職業棋手沒一個不把古棋圣貶個三四五的,倒是吳清源、陳祖德等前輩力挺古棋當真照著卷珠簾的詞牌填去,現下的XX后估計除了幾聲“不明覺厲”,鬼都不會聽罷
回復 舉報
2014-2-25 11:42:45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4 22:22
既為古風,沒必要太在意平仄,若是近體或填詞……問題何止一處?哪怕是老劉改版,距離文言也有十萬八千里 ...

題外話,其實到現在本人倒是越來越偏貶古派立場了

貶個三四五的不止新生代,馬曉春一輩的棋手有類似立場的,我知道有可靠來源的至少有三個,未驗證是否可靠的還有好幾個。只是這個年紀的棋手不會在公眾場合這么說罷了。
回復 舉報
2014-2-25 16:09:30

主題

好友

129

積分

亭長

本帖最后由 棄疾 于 2014-2-25 16:16 編輯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4 22:22
既為古風,沒必要太在意平仄,若是近體或填詞……問題何止一處?哪怕是老劉改版,距離文言也有十萬八千里 ...


現代各棋類主要是對開局定勢的研究較之古人有很大進步,至于所謂的棋力難以判定
貶古的只能說是所處時代不一,而無法從古人角度來思考棋盤局面,
我們現在說地球圍繞著太陽轉,而古人相信天圓地方,總不能說古人愚昧吧
回復 舉報
2014-2-26 22:35:28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搗漿糊 發表于 2014-2-25 11:42
題外話,其實到現在本人倒是越來越偏貶古派立場了。

貶個三四五的不止新生代,馬曉春一輩的棋手有類似 ...

要驗證不難,某搗自量,遇上黃龍士擺幾個夠就成
回復 舉報
2014-2-27 08:20:56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6 22:35
要驗證不難,某搗自量,遇上黃龍士擺幾個夠就成

這個估不出來,要下了才知道,而且知道了也驗證不了什么,所謂欺三騙四,二子靠境界,讓子超過了三個,就只能說明對方比你高很多,但高多少和讓子數并沒有什么直接關聯。

基本上可以肯定,如果現在世界最強棋手,譬如古力,最多能讓我N個,那么必然有某位業余或準專業級棋手能讓我N+1個。
回復 舉報
2014-2-27 13:13:15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搗漿糊 發表于 2014-2-27 08:20
這個估不出來,要下了才知道,而且知道了也驗證不了什么,所謂欺三騙四,二子靠境界,讓子超過了三個,就 ...

那某搗看血淚篇,自比徐星友如何
回復 舉報
2014-2-27 14:02:58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7 13:13
那某搗看血淚篇,自比徐星友如何

那位比我肯定是強的,但到底強多少,看不懂,也沒下過,所以沒法衡量。
回復 舉報
2014-2-27 14:49:12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搗漿糊 發表于 2014-2-27 14:02
那位比我肯定是強的,但到底強多少,看不懂,也沒下過,所以沒法衡量。 ...

肯定比某搗強,結果被讓三個,還讓得動,黃龍士若是業五,某搗……
回復 舉報
2014-2-27 15:19:50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7 14:49
肯定比某搗強,結果被讓三個,還讓得動,黃龍士若是業五,某搗…… ...

這個推理鏈條說明不了什么。

首先,讓到三個子以上,讓子數和實力的聯系就已經說不清了。徐可能能讓我3個,黃能讓徐3個,但黃也許只能讓我4個,某個比黃弱一點的也許反而能讓我5個。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

而且現在的業5水平參差不齊,強的讓底層的業5三子沒什么問題。

其次,讓子棋要是按分先棋下,不考慮局面的控制,那自然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類似的,古力在快棋中曾把一圍甲選手打到過讓7子

雖然血淚篇看不懂,但既然冠以血淚二字,必然搏殺精彩。要是徐星友老老實實簡化局面控制大局,不計較局部小忍讓,黃龍士應該不可能讓的動,當然,這棋就不會好看到哪里去,也就無所謂血淚了。
回復 舉報
2014-2-27 17:20:38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搗漿糊 發表于 2014-2-27 15:19
這個推理鏈條說明不了什么。

首先,讓到三個子以上,讓子數和實力的聯系就已經說不清了。徐可能能讓我3 ...


讓子數的難度貌似是翻幾何倍數罷捎帶,徐讓你仨,黃讓你仨,不說黃讓你六個,但兩段實力差擱在那兒。鬼子的段位原本不就是根據碼子多少定位么?名人面前碼三個是初段,初段面前碼三個呢?

以現在為例,刨去穿著業余馬甲的職業,職業頂尖對業6,用心下碼倆好勝負,碼3個就是業5了。劉大嘴不是說過么?業5面前碼三個的呢?估計某搗已經芳心自許了

至于水貨業5,那還是業5么?你能相信在正牌九段面前較真下碼三個的還是正牌九段么?

星友兄貌似在古棋中以大局簡明著稱罷{:4_132:}遇上個需要碼三個的,這局勢是想簡化就簡化得了的么按胡煜清的評價,也沒看出徐星友下了神馬壞棋,三子就給讓了出來{:4_134:}

為嘛業余高段對古棋的評價普遍比職業高?很簡單嘛,自己稱稱分量,汗,俺好像還不及徐星友嘛,這讓徐星友仨子的,不是頂尖高手是神馬?

對付職業貶古派嘛,一句關二流就夠了:爾等比吳清源如何{:4_132:}

啊,不,還得補一句:爾等比周睿羊如何

對了,某搗知道或間接知道的幾位職業貶古派,可有周綿羊在內?
回復 舉報
2014-2-28 08:56:20

主題

好友

4350

積分

司隸校尉

楊文理 發表于 2014-2-27 17:20
讓子數的難度貌似是翻幾何倍數罷捎帶,徐讓你仨,黃讓你仨,不說黃讓你六個,但兩段實力差擱在 ...

是的,讓子棋的難度是翻幾何倍數的,所以,三個以上的差距已經很可怕了,再所以,除了彩棋殺手或者下過海量指導棋的,一般下棋的不會琢磨能被我讓三子的人大概能算到或判斷到什么程度,每步棋也不會想著我怎么能賺10目20目的,所以三子以上的下法其實和實力,具體一點,和分先棋實力關系不大了。

陳祖德的讓子棋恐怕強過——至少是不弱于多數一線現役國手,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陳老離開一線早,下了太多指導棋。我前面說過,如果一個專業一線的隨便誰最多讓你N個(N>3),那么必然有業余或準專業的能讓你N+1個,甚至如果不禁說話的話,“職業”的彩棋殺手能讓你子多到可能你根本無法想象的地步。陳老讓子牛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嘴功了得

一個子的差距對高手來說實在太大了,通過讓子數推對局者水準就如用最小刻度是米的尺來衡量扔鉛球者水平差距,除非黃龍士是二三十段以上或者業5以下的的水平,否則你不可能得出有說服力的結果。

如果愿意承受可能的虧損,局勢當然可以簡化。重要的是,隨著可以承受虧損幅度的增加,簡化的程度幾乎是呈幾何級數上升的,所以,從難易程度上,與其問想簡化能簡化得了,還不如說想“攪”你能否“攪”的動。

胡的評價是說徐沒下什么壞棋,“中規中距”,有說徐星友刻意簡化局面么?或者問問胡7段,如果他受三子,是不是也會出現這么大規模的戰斗?或者再反過來說,胡7段敢不敢說黃的殺力比古李強一個檔次以上?如果不能,那么徐星友就杯具了,最多業5。那么讓業5三子,只能說明黃有職業水準,但到底多高,依然說不清。畢竟子這個單位對衡量高手來說,太大了。

至于高手對古今的評價,昨天無意中找到這么個帖子。
http://bbs.weiqi.tom.com/thread-995277-1-1.html

坦率的說,很多高手對古棋的評價都很含糊,評的是天賦是力量是計算是整體用現代規則還是古棋規則等等并不清楚,而且公開的表示也許有其他顧慮,譬如上帖中某職業的評價和私下本人詢問時的回答就是相反的

譬如陳老,在圍棋天地的力棋專題里對張大勇的提問是這么回答的,范施的“素質”絕對是超一流的,從前后文看,陳老似乎認為范施要和現在的超一流抗衡也需要補上現代的定式和布局套路。

本人知道的職業貶古派里確實沒有周睿羊,沒找到周睿羊對古棋的評價,但并不是沒有周一個量級的。



回復 舉報
2014-3-1 17:53:21

主題

好友

1萬

積分

管理員

圍棋就是個純計算游戲,如果能算盡變化,就是上帝。估量古人棋力,看計算能力即可。

某職業?魔都的職業就那么幾個,對照對照,那沒RP的也就呼之欲出了順帶一說,現在的超一流穿越到古代,要不要補上座子棋的定式和布局套路?
回復 舉報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Langya.Org ( 浙ICP備05062527號-1 )

GMT+8, 2019-10-21 11:40 , Processed in 0.07061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頂部 群英会出号走势图